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小說騎士 > 玄幻奇幻 > 貞觀首富 > 第五百四十九章 程家要出一個文官
  魏玖入宮就被扔出了太極,閻立本正在給秦瓊和尉遲恭畫肖像,魏玖在一邊不斷說這里不好那里不行的,氣的閻立本這段了筆桿子求李二砍了他的腦袋,這畫沒法畫了,然后魏玖就被秦瓊和尉遲恭搬著輪椅扔出了兩儀。

  晴兒一路不顧形象的大笑推著魏玖去了玄武門外的軍營,至于另外三個女人和孩子被長孫扣在了立政中。

  李靖今天沒有來軍中,程咬金也沒有過來,只有李恪一個人扯著嗓子在校場中叫喚,僅僅過了一天一宿的時候,李恪就被這些將士們起了一個外號。

  閻王爺

  當然此時的魏玖還不知道,他只能看到校場中將士們在這個天氣穿著背心,背心已經被汗水濕了。

  “今天是最后一天,如果連最基本的方隊都站不好,你們就別想要睡覺了,休息半個時辰。”

  李恪看到了魏玖,下令休息。

  這解散二字在將士們的心中猶如一般,迅速解散,一同往食堂跑去,那里給他們準備已經晾涼的白開水,同時也有很多將士們大喊讓他們帶過來一些,因為他們不能去,其中就有尉遲寶其和程處弼。

  李恪小跑到魏玖前,不等他開口,晴兒就在腰間的包包里拿出一瓶誰遞給李恪,李恪一口喝了大半瓶,然后對著晴兒皺眉。

  “你推著他來干啥這軍中塵土暴灰的。”

  晴兒笑笑沒有回答,隨后李恪一巴掌拍在了魏玖的腿上,疼的魏玖大叫。

  “臥槽,你抽風啊折磨將士們還不甘心還得折磨我一會”

  “嘿嘿今早上萬枝來這里呆了一會,聽說魏爾給你惹了不小的麻煩我問萬枝他不說,你和我說說。”

  柳萬枝這個大嘴巴子,那他最好像老太太的棉褲腰,咋就這么松呢

  將事大概說給了一遍,李恪聽后捏著下巴點了點頭,然后告訴魏玖晚上在和他商量這件事,他現在要去折磨這群弱雞。

  說著休息一個時辰,可這剛過一盞茶的時間,李恪就撕扯著開始集合了,好在將士們已經習慣了他的路,迅速集合,沒能讓閻王恪抓到折磨他們的把柄。

  李恪訓練將士們的基礎功,等過了今天之后就是體能訓練了。

  晴兒推著魏玖來到了程處弼一眾人邊,眾人見了魏玖齊聲喊了一聲九哥,對著晴兒喊了一聲嫂子,晴兒笑著在腰間的包包里拿出幾個果子扔給他們,輕聲問這是因為何被懲罰了,看著沒人面前都擺著兩跟很長鐵索,晴兒有些好奇。

  提起為何被懲罰,沒有一個人開口,下吞下果子,然后雙手抓著鐵索一頭開始上下抖動。

  這個訓練魏玖和晴兒在熟悉不過了,魏家的黑家軍和胭脂都曾有過這樣的訓練,主要是鍛煉手臂的力量和肌,魏玖拿出果子砸了一下程處弼,笑罵道。

  “問你話呢”

  果子落在地上,程處弼彎腰撿起擦了擦就咬了一口,對著魏玖傻笑道。

  “那啥,中午休息的時候,閻王爺說大家一起鬧鬧,玩一玩,大家伙也尋思是玩被,沒當回事,可誰也沒想到是比臂力啊,一根標槍,過線的下午正常訓練,沒過線的恩就是我們幾個,哥啊,我萬萬沒想到這些家伙都是隱藏了實力的畜生啊,我吃勁而涌出來扔一根標槍還沒有他們隨意一扔的遠,也幸好今天我爹沒來,不然我說啥得死,至于尉遲二傻他有力氣,結果是扔的太高了,直上直下,被那閻王爺踹了好幾腳,說以后扔旱天雷的時候這樣是給自己炸死了。”

  尉遲寶其有些惱怒的踢了程處弼一腳,隨后彎腰開始甩鐵索,此時他的背心上已經滿是汗水了。

  魏玖以前讓柳萬枝玩過這個,那時候柳言不舒服,愣是甩了半個時辰,第二天兩個胳膊都抬不起來了,晴兒疑惑問閻王爺是誰,魏玖指了指扯上嗓子喊的李恪。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加拿大卑斯官网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