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小說騎士 > 玄幻奇幻 > 末日也要談戀愛 > 一個月
  大約是一個月后,天氣忽然晴朗了。

  這之前的一場雨留下了兩道彩虹,一高一矮的架在空中。

  血族基地里一派其樂融融,換了新主宰者的下人們,也并不覺得不甘心。

  新主人善解人意,雖然看上去偶爾會有些猶豫不決,但管理能力很溫和,至少不會讓他們這些做事的人反感抱怨。

  庭院里的花枯萎了一部分,盛開的是長相異變的春花,女仆們一邊澆著水,一邊說著閑話。

  “伯爵不在了,這些花開還有什么意義呢?”

  拿著壺的女仆眼睛紅紅的,晃晃手上的工具,抿著嘴巴。

  “我們血族日益消減,雖然在這之前聯合其他紛紛蘇醒的血族報復了人類,可那些人卻還剩太多太多,根本滅不完。”

  又一個繼續感嘆如今的形式。

  “聽說其他的一些少量種族全都去了隱秘之地,那地方沒有人類,他們倒是跑得快——再這樣下去,這世界就真的沒我們安身的地方了。”

  “呼,這些天人類不斷的有動作,聽說遠一些的地方還出現了戰爭,而且他們似乎因為那些奴隸的原因,產生了分歧,正在分派呢。”

  正除草的小女仆揚起臉很驚奇:“什么?難道他們還想給那些奴隸們解毒恢復原樣嗎?可是隱先生已經沉眠于無人得知處了,除了他,沒人有解毒劑啊。”

  “或許小姐手中有呢,隱先生那么信任她,肯定會一并托付給她的。”

  窗子下的小女仆們嘰嘰喳喳,聲音傳上來,蘇醒揉了揉太陽穴,轉身拿了衣外套穿上,為了方便,她舍棄了裙子,換上了干練的褲子。

  至于來源,那些閑置的商場大廈里有很多。

  薄荷收集了不少。

  說起薄荷來,這讓蘇醒近日來頗為頭疼,她一改以前的活潑開朗,整個人變得安靜而沉默,雖然不至于失去笑容,但也沒以前那種感覺了。

  總覺得少了些什么。

  艾克伯爵的死影響了她如今的行動與反應,在精神上給予了她一定的打擊,其他的血族多多少少的也有一點兒難過與不適應。

  不過,這種事也算很常見了,所以除了薄荷,其他人很快就恢復了,投入于新的計劃與事情中。

  而小愛的去留也是個難題,顯然,每次她一出現,到處都是審判、討厭她的目光,原因無他——血族的復制品存在于這里,對眾血族就是一種挑釁與嘲笑。

  可他們也知道,小愛并沒有什么錯。

  便只能生著悶氣了。

  蘇醒打開門,剛走出一米,陸椿迎面而來,說所有上級者都聚齊了,請她過去。

  她點點頭,跟著他往隱先生原先的房間走去,那里在重人商量之后,遵照蘇醒的意愿,被改成了會議室,屋內除了那幅油畫沒改動,其余的都煥然一新。

  他們轉過角去,迎面遇上了蛇女,她這些天終于肯從地下室出來了,平時對蘇醒態度很差,不過干事情很認真。

  在那些實驗人離開之際,她選擇了留下來,其實大家都明白,歸根結底,她還是因為自身的外貌而不愿面世。

  對方冷著臉,皮膚上的黑鱗片冷光閃閃,目不斜視的從她身邊走過,她這是要去找南赫。

  現在蘇醒和南赫是分開睡的,因為陸椿執意給安排了房間,事實上,就算陸椿不強求,蘇醒自己也會立刻提出來給他另開一個房間的。

  那么回到正題,不知為何,蛇女對南赫分外上心,在見了第一面時,她表現的極為震驚,甚至差點伸手掐住南赫的脖子,幸好被眾人制止。

  誰也不知道這是為什么。

  蘇醒如今心底還是有些不安,她默了默,回頭喊:“杰西卡,你要去找南赫嗎?”

 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加拿大卑斯官网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