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小說騎士 > 玄幻奇幻 > 歩非平遙 > 第一百二十九章 黨派斗爭
  也許是心理過于疲倦,這一覺睡得很沉,等到平遙醒來時,已是次日清晨。一睜開眼,便見到寢宮內繡著蘭花的月白床帳,歩非側躺在身邊,單手撐著側臉,專注地凝望著她,一臉溫和的笑。平遙隨意舒展了一下筋骨,便又閉上眼懶懶地趴到了歩非懷里。

  歩非將五指插進她的絲發,順著柔軟光滑的質感輕輕滑下,眼中卻閃爍著不明的光芒。平遙的風神氣度一如他初見時高雅清華,輕靈如水,又溫潤如玉,給人一種浸潤在月光中的安然寧靜之感,只是又略有些不同,她的笑容不再如從前那般完美而空洞,她笑的時候,漆黑的瞳眸中染著幸福的溫度,少了幾分淡漠冷逸。他喜歡這樣的她,因沾染了人間的幾分煙火氣息而更加溫暖、真實。

  只是將單薄的靈魂充實后,又面臨了另外一個問題,面對阻礙她道路的敵人,包括她的母親、兄長,她依舊能做到雷厲風行,果斷殺伐,只是這樣,卻總是在向她不堪負重的心靈增添更多的痛苦與負累。

  歩非心疼地捧起她的臉,在她的額頭輕輕落下一吻。平遙迷糊地眨眨眼,便像只小狗般嬉笑地撲倒歩非,抱著他的脖子親親啃啃。

  歩非寵溺地捏捏她的臉頰,哄道:“小丫頭,起床了,嵐煙都在寢宮外候了好久了。”

  “嵐煙回來了?”

  歩非點點頭。

  平遙忙起身穿衣,喚宮人進來伺候梳洗,一邊抱怨道:“嵐煙來了怎么不早叫醒我?一般沒有重要的事,她是不會親自前來求見的。”

  “還不是看你睡得跟只小豬一樣,不忍心吵醒你。”歩非也邊解釋邊懶懶散散地起床穿衣。

  平遙狠狠瞪了歩非一眼,幸好她現在懷有身孕,不能干嘛干嘛,否則,別人還以為他們一直在床上風流快活到現在才起床呢。

  不多時,歩非、平遙二人便前往偏殿接見嵐煙。

  “公主,投靠我們這邊的很多官員家屬都在近幾日失蹤,屬下派人四處查探,懷疑是太后下的手。”嵐煙凝重地稟報道。

  平遙垂眸思索了片刻,淺淺一笑,幽深的黑眸泛著微微的冷光,仿若冬日雪夜月光反射的雪芒,冰冷而刺目,“綁架那些官員的家屬,并以此來脅迫他們歸順,她下手還真快啊!這樣的手段看似下作卑劣,卻能達到不錯的效果呢!”

  歩非漫不經心地笑了笑,“看你成竹在胸的模樣,可是心中已有計策了?”

  平遙挑眉,“你猜猜看啊!”

  歩非微笑著看著平遙,口中清晰無比地吐出兩個字:“馮淵。”

  站在這殿中的三人,心思都極其剔透,自然一點就破。

  不錯,馮淵。

  寧后以家屬脅迫那些官員,必定有大部分朝堂勢力倒向寧后,導致公主派政治上的敗局,而緩解這種政局最好的方法,便是拉攏馮淵,安國目前的丞相。馮淵作為三朝元老,又是先帝的啟蒙老師、顧命大臣,朝中大部分文臣都是他的門生,在民間又頗受百姓擁戴,所以馮淵在安國有著旁人難以企及的威望。即便是寧后,也不敢輕易動他!倘若能夠獲得馮淵的支持,在朝堂斗爭上或許還能扳回一局。

  嵐煙微微蹙眉,道:“只是馮相從來不參與黨派斗爭,一直站在中立的角度,只怕要說動他很難!”

  平遙直接忽略了嵐煙的疑惑,問道:“馮相何時還朝?”

  “宜城水患,民生潦倒,所以馮相四個月前親自前往宜城賑災,而且準備在宜城建造泄洪的溝渠,馮相可能在宜城親自監工,預計還要過半個月才能回安都。”嵐煙答道。

  歩非聽了頗為感慨,“眼下安國朝堂風起云涌,大小官員都熱衷于黨派斗爭,反而把安民治國之事擱在了一邊,本末倒置!幸好還有一個馮淵,不參與黨派之爭,只一心司丞相之職,鉆研治國之道,百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加拿大卑斯官网开奖